歡迎光臨:就發布,聯系QQ : 3619154902 登錄 注冊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微信營銷 > 微資訊 > 張小龍為什么執念微信輸入法?

張小龍為什么執念微信輸入法?

作者:   來源:  熱度:195  時間:2021-06-21
你是否有這種感覺,好像總有一雙無形的眼睛在盯著你,試圖操控你。或許,這并不是你的錯覺。1月19日,微信之夜如約而至。在這個萬眾矚目的時刻,發表完對于視頻號的暢想后,張小龍卻話

 你是否有這種感覺,好像總有一雙無形的眼睛在盯著你,試圖操控你。

或許,這并不是你的錯覺。

1月19日,微信之夜如約而至。在這個萬眾矚目的時刻,發表完對于視頻號的暢想后,張小龍卻話鋒一轉,聊起了有關用戶隱私的話題。

他說,經常能收到許多用戶的投訴,質疑微信的安全性。因為每次在微信里聊到什么,打開其他APP就能馬上看到相關的廣告。

“ 不是只有微信在處理你的信息。”說了這么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后,張小龍隨即表示,微信將推出屬于自己的輸入法。

此言一出,第三方輸入法立馬被推上風口浪尖。更令人細思極恐的是,三十年過去了,原來《楚門的世界》中看似荒誕的情節早已在現實上演。

誰在監控我們的生活?輸入法,或許就是其中一臺隱藏著的攝像機。

三個月后, 微信在小范圍啟動“微信鍵盤”內測,獲得內測資格的用戶可在“我—設置—插件”中心查看并開啟。與其他輸入法較為不同的是,微信鍵盤內建了一個隱私保護模式。但從隨后網上的反饋來看,反響較為平平。

要知道,一直以來,因輸入法屬于口碑型產品,見效慢、回報低,且風險大,各大APP和手機廠商都放棄了自研,反而選擇使用成熟的第三方輸入法。

那么,到底是什么令張小龍下定決心推出屬于微信自己的輸入法?

亂象叢生

中國人早已離不開互聯網。

第47次《中國互聯網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網民的人均每周上網時長高達26.2個小時。

如麥克盧漢所言,“媒介即信息”,長時間的在網時間,已經讓手機生長成了人類延伸的器官,這塊電子屏幾乎承載了我們所有的工作、休閑和生活,令人們如被聚光燈照射一樣,透視得干干凈凈。

此前,就有不少網友發現:當他們聊完天之后,打開淘寶可能會立刻推薦相應的產品,甚至有網友遇到前腳打出一句罵人的話,后腳淘寶就給他推薦了骨灰盒。

盡管聽起來這不過是一個啼笑皆非的烏龍笑話,但細細一想,卻免不了一個寒顫——我們的手機極有可能被“竊聽”了。

當人們開始討伐那些流量APP的時候,卻恰恰忽略了另一個可能,那就是作為信息輸入源頭的輸入法。

2021年5月1日,網信辦發布《關于輸入法等33款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情況的通報》,涉及違規收集用戶信息的33款APP里,其中有15個APP都是輸入法,搜狗、訊飛、百度等輸入法赫然在列。

圖片

圖源:網信辦官網

收到通報之后,蘋果APP Store已經下架了搜狗、訊飛和QQ輸入法,之后多個手機應用市場也無法下載三款應用。至今在小米商店中,仍無法搜索到QQ輸入法,而訊飛輸入法得到的反饋仍是“該應用內部優化中,暫不提供下載”。

此前就有媒體調查過,輸入法中的用戶協議存在很多問題。以搜狗為例,原本僅作為打字工具供人們使用的輸入法,會要求用戶開啟多種權限,包括位置信息、麥克風、通信錄、相機等等。

盡管輸入法里的用戶協議里聲稱,會利用這些信息為用戶提供下載內容,優化云詞庫、語音輸入等更好的體驗。但到具體如何使用數據時,多家輸入法軟件都在用戶協議里提到,會利用其進行數據分析,以便提供商業推廣和運營服務,甚至會和關聯合作方共享這些信息。

由此看來,用戶在打字聊天的過程中,輸入法會依照聯想詞推薦個性化廣告,也就不足為奇了。有網友曾經輸入“沒錢”之后,輸入框中立馬跳出借貸廣告,直接破壞了用戶的使用體驗。

而這些都以隱蔽的“專屬詞庫”和聯想詞來完成。長此以往,這些信息中難保不會出現個人的敏感信息如密碼、手機號碼、身份證號碼等。

那么問題來了,輸入法們為何要過度采集用戶隱私呢?

自盜的守門人

簡略來說,輸入法的盈利模式和絕大多數互聯網平臺是一樣的,一邊靠免費提供服務聚集用戶,另一邊卻做起了販賣流量的生意。

不同的是,輸入法作為工具型軟件、連接用戶和APP之間的門戶,本身難以形成生態,把控的流量也比一般的APP要大很多。

比達咨詢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第三方手機輸入法用戶規模達到7.56億,較去年同比增長2.9%,占全網用戶的76.44%,而手機滲透率則高達78.9%。

如此龐大的流量,如此敏感的信息,若守門人監守自盜該怎么辦?事實上,恰恰是單一的變現渠道和脆弱的營收結構逼得輸入法們不得不打起了數據的主意。

圖片

圖源:頭豹研究院

作為工具屬性軟件的第三方輸入法,上承內容提供商,下接廣告主和用戶,主要營收方式包括面向C端、B端的付費服務,和廣告營銷。看似豐富的變現方式,但真正能夠實現盈利的卻唯有廣告營銷。

從C端用戶來看,付費之路顯然難以走通。市場發展初期,各大輸入法企業借由免費模式來搶奪用戶,加上輸入法本身技術含量不高,用戶的付費意愿并不強烈,甚至頗為抵觸。2017年就有傳言稱,搜狗輸入法計劃推出“每月9.9元免廣告”的收費會員服務,最終卻不了了之。

盡管皮膚、字體等定制化內容依舊存在用戶付費空間,但在如今競爭激烈的情況下,大家都免費,不免費的輸入法也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B端的企業級服務變現也存在比較大的困難。Mob研究院顯示,當下我國移動互聯網流量紅利殆盡,第三方輸入法市場已進入存量市場的廝殺戰,手機廠商的預裝軟件戰場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圖片

圖源:Mob研究院

有網友爆料稱,此前各大輸入法為了預裝到手機紛紛向手機廠商進行付費,后來搜狗提出將旗下瀏覽器和輸入法的自有廣告位,產生的流量和費用給予手機廠商分成,廠商接受了這項提議,但此后輸入法廣告變得更加泛濫。

據新京報報道,有從事網絡開發的內部人士稱,只要擁有云詞庫功能的輸入法,都需要收集用戶數據,但信息是否會賣給第三方公司,全看具體協議和輸入法公司的自覺性。

值得注意的是,云詞庫、云聯想之外,輸入法還通過設備、存儲、位置、通訊錄、麥克風權限獲取用戶的信息,這樣一來,輸入法便可以知道更加全面地獲取用戶的喜好、年齡,甚至身份等個人信息,然后通過第三方SDK進行智能化廣告推薦。

但是,對于講究效率的輸入法工具本身而言,顯然毫無節制的廣告只會挫傷用戶體驗,而基于輸入法本身強大的流量,導流到搜索引擎形成協同,從而實現變現,或許是個不錯的辦法。

這一點早已被搜狗CEO王小川所想到,并已在PC端得到驗證。財報數據顯示,2021年第一季度,搜狗的搜索及搜索相關廣告占總營收九成左右,其中競價廣告又占比達到八成以上。

事實上,這一思路在手機上也成立。但根據南方周末報道,一位搜狗輸入法的前員工透露稱,“三級火箭”是PC端時代的戰略了。在實際工作中,感覺這一傳導路線并不如理想般通暢,輸入法商業化路徑不夠清晰,反而運營維護需要支出高昂成本。

這從搜狗的財報數據可見端倪。搜狗的2020年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總營收分別為11.24億美元、11.72億美元和9.25億美元,其中搜索和搜索相關廣告服務收入牢牢占據著總營收的九成左右,受疫情影響,2020年總營收和搜索和搜索相關廣告服務收入同比雙雙下滑約五分之一。

與此同時,近三年的收入成本分別為6.93億美元、7.38億美元和7.34億美元,同比增速從51.6%放緩至-0.54%;凈利潤分別為0.99億美元、0.89億美元和-1.08億美元,2020年成本下降了,虧損卻擴大了,無怪乎外界對搜狗重度依賴廣告收入的擔憂。

此外,搜狗的財報中并未將輸入法所產生的收入單獨列舉,但從搜索和搜索相關的廣告服務收入業務來看,其占據收入大頭的基于拍賣的付費點擊服務,即當用戶點擊促銷鏈接時,公司按每點擊一次向廣告主收取費用,從2018年到2020年客戶數量從13.9萬增長到18.3萬,增速卻從25.9%下滑到4.5%。

與此同時,基于拍賣的點擊付費服務的ARPA(平均每條廣告收入)分別為從6168美元下降到了3971美元,廣告客戶增速放緩而APRA持續下降。側面說明了搜狗輸入法的廣告生意實際上并不容樂觀。

連市場龍頭都這樣,其他輸入法企業更不用多說,導致輸入法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為了擴大營收,就勢必要接收更多的廣告,促使更多的用戶點擊,并且提高每條廣告的回報率,也就需要提升廣告推送的精準度,那么又勢必會侵犯更多用戶隱私。

然而,明明是靠用戶信息牟利的輸入法,在人們質疑有APP“竊聽”用戶時,卻莫名其妙地隱形了。

平臺真的在“監視”用戶嗎?

在抖音、微信、淘寶等各類APP里,用戶每一次的瀏覽、搜索和聊天都會產生各類信息,這些APP的日活數上千萬甚至上億,用戶在應用內停留時間越長,產生的數據就會越多。

一個聯網的人每天會產生多少條數據互動?

根據IDC發布的數據,這個答案是1426條。而這上千條信息,意味著可能無時不刻在被竊取。

用戶在A平臺交流或瀏覽信息之后,再切換到B平臺,出現相關資訊的這種行為,會令用戶感到隱私被冒犯,從而聲討AB兩個平臺。

但他們卻忽略的事實是,獵取這些信息的,極有可能是不斷跟隨用戶動作而切換的輸入法。畢竟各大互聯網公司仍是競爭關系,對于用戶核心信息的共享,并不會那么慷慨大方。

有位網友曾在知乎上吐槽,自己跟女朋友在微信對話完后,確定在其他任何地方沒有搜索過數據線相關內容的前提下,打開咸魚卻立馬被推薦了蘋果充電線,并且和聊天記錄中“十幾塊錢”的信息相吻合 。

從他的角度來說,不得不懷疑是否是搜狗輸入法泄露了聊天記錄中的信息,畢竟微信與淘寶分屬騰訊與阿里這兩位老對手,共享信息的可能性相當低。

這樣看來,輸入法似乎正在利用用戶對其的信任,爬取這些互聯網平臺的信息,再給用戶推送個性化廣告。但由于使用者們大多只能意識到作為信息呈現平臺的A和B,卻忽略了躲在暗角處的“工具人”輸入法。

這正是張小龍想要推出專屬于微信的輸入法的原因,目的是為了保護用戶信息。他宣稱,要打造一款絕不收集用戶數據的輸入法。

其實,專屬鍵盤早就應用于一些場景了。當用戶登錄手機銀行時,基本都會被強行切換到一個亂序排列的密碼鍵盤,同樣地,用戶輸入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支付時,也會被替換為一個專有鍵盤,為的就是防止隱私信息被竊取。

當下專屬鍵盤基本只存在于跟金錢交易相關的場景中,但隨著國家和公民對個人隱私保護的重視,平臺也在采取各種保護措施,將來各家平臺自行開發專屬鍵盤或將成為趨勢。

今年三月,華為注冊了名為“小藝輸入法”的商標,被指將會自行研發一款輸入法。就在近日,小藝輸入法已經曝光,英文名為Celia Keyboard,整體風格較為簡潔,有四款皮膚可選。

在今年4月的電話會議上,阿里巴巴CEO張勇就表示,將會一如既往的和監管機構密切合作,確保數據使用和收集完全合規,并且目前已經投入了大量的資源。

近兩年,隨著各式APP要求越來越多的用戶授權信息,為了保護公民、組織的合法權益,維護國家主權,6月10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上,《數據安全法》(下稱《數安法》)獲審議通過,將于9月1日起施行。

《數安法》中規定,將按照重要程度,對數據實行分類分級保護。此外,任何組織和個人收集、使用數據,都應該采取合法正當的方式;從事數據交易中介服務的機構提供服務,應當要求數據提供方說明數據來源;在開展數據處理活動以及研究開發數據新技術時,應當有利于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符合社會公德和倫理。

在《數安法》被表決通過之后,近日不少互聯網公司都加大了對待數據安全的保護力度。6月15日,華為上線了應用安全獎勵計劃,用以提升應用市場的安全性。此外,騰訊、滴滴等公司均成立了專門的數據安全團隊。

如今5G已經逐漸進入公眾視野,萬物互聯的圖景正在慢慢浮現,未來用戶的互動數據將呈指數級爆炸的態勢。數據既是一種無形的巨大資產,也可能是侵害國家安全和個人隱私的一把雙刃劍。

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輸入法作為信息輸入始發站的地位變得至關重要,加強對于主流輸入法的數據監管力度已經刻不容緩,不要讓其成為竊取個人隱私的“財富密碼”。

登錄

使用微信帳號直接登錄,無需注冊

copyright©2017-2020www.kwt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閩ICP備17009346號-8
激情黄色小说